查看内容

在这猫儿山之巅

  • 2019-12-25 19:58
  • 古典文学
  • Views

在猫儿山之麓,既身临其境,眼之所见,本已无所谓风景之事,可以套用的一句话便是: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那么,如果站着的是另一个山头,可得其景乎?答曰:也难。

在这猫儿山之巅。在这猫儿山之巅。既是华南第一峰,2000多米的高度,重峦叠嶂,亘古以来,当是云里雾里的态势居多,决不会顾及平生偶得登临的我辈之期待。

但既来之,对这漓江的源头,那怕是走马观花式的浏览,也是万万不应错过的,在这猫儿山之巅。

高山之巅的林木未必挺拔,但我相信这就是所谓的原始森林一一人类对原始森林的破坏,在宇宙万物中,也就略略逊色于火星撞地球之类吧,但我推测,那人类的“魔手”或许一时还没有伸到这里,于是我这会儿就处在这几乎密不透风的、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之中了。

密集而不甚挺拔的林木想必代代都能寿终正寝,因而立于天地之间的年头较之人工用材林一类便漫长了许多。既然无以挺拔,便各各显出了盘根虬枝的苍老之态,又苍老而并非老朽昏聩,于是就造就了这高山之巅的浓郁而又清新的绿意,给徜徉其间的游人如我者既吊起胃口,又鼓足了满满的“欲穷其林”的欲望。

在这猫儿山之巅。林木虽云遮天蔽日,阳光却也有着见缝插针的韧劲,把零散的、细碎的光辉撒进了这森林的底部,往往给那披满苔藓的树的枝干造就了绒毛般的金辉,甚是耀眼,甚是悦目。

落叶归根又是亘古不变的定理,于是林木之下便有了亘古的堆积,那么,在这江河的源头之地,那茂密林木扎根之所在,其实就是一层厚实的腐殖质积淀而成的土壤,称其沃土是定然不会错的。

尽管是在气流畅通的高山之巅,腐植质发出的微微腐味还是驱之不散,心中一时生出纳闷,难道这里就是清澈温婉举世着名的漓江的源头?

知识颇丰的牛骨于途中不经意淡及,凡大山脉,便天然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小小的气候循环系统,通俗讲来,民谚的“山有多高,水有多长”者,是之谓也。

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,如此想来,此刻站在高山之巅,气温明显低了许多自不必说,潮气也重了许多,四野大扺笼罩在云里雾里,潮气总在不断地聚集,于是林木根部那积淀了难以计算年代的腐殖层,便饱饱地含了水份,日久天长,那水份又渐渐超出了腐殖层的容量,于是便一滴一滴地溢出,在稍稍低洼的地方积而形成无数毫无规则的小小水涡,这就是所谓“源头”的端倪一一这一切,如果不把道理想清楚了,就像“不识庐山真面目”一样,面对源头也茫然。

刻有“漓江源”三个字的石碑立于紧挨着游览栈道栅栏外侧的地方,很好的书法,很好的意蕴,却无法为它选择一个相宜的机位了一一既无法可想,也就无所谓了。

路径向原始森林的深处延伸,曲折起伏,大景看不到了,小不伶丁的景致却不绝于目,于是在栈道尽处,不时呈现一小段苍古的石阶。拾级而上,常常小有豁然开朗的感觉,俄而又一头钻进密林之中了。同行数人者,相距并不远,身影的呈现却只在明灭之间,林木的深邃也就不言自明了。

时有枯树横亘于途,将朽而未朽,布满厚厚的苔藓,甚至有青幽野兰根植其上,俨然一道小小的景致。路径一时小有跌启,是沟壑的状态,于是便有一座简易的小桥连接了两端。小桥的下面,如果有些流水,一切便顺理成章了,但又未必有流水,即便有,也甚至还称不上“涓涓细流”,也只是一种潮乎乎的感觉而已。我便忆起电视节目中一些江河探源的场面,对于所谓源头的确认,遵循的是唯其高远,唯其细小的原则,以之印证猫儿山巅之所见,信矣!

路径险阻的地方,有栈道交通;腿脚乏困之时,有亭台憩息一一亭子看似古朴简陋,却也坚实经摧,而密林深处的石桌石凳之类,古朴坚实而外,一律苔痕累累,在山雾之中,几疑仙迹存焉。

漫步仍在不经意间,先前领略过的所谓“源头”的端倪,那潮乎乎的腐殖层上细小杂乱的坑洼之处,这会儿似有扩展,渐次滥觞,渐次呈其流动之势,虽然其格局也不过涓涓而已。不过涓涓的格局也在扩展,坑洼由寸而尺,由尺而满其一围,并渐次溢出,成了小有水声的溪流。这时,见缝插针的细碎的阳光如果射到并不宽敞的水面,就让人生出了粼粼波光的感觉,当然,那粼粼波光,绝对是迷你级别的。

终于来到一处豁然开朗的地方,竟是莽莽丛林中一处阔可数亩的荧荧水面,这回的波光粼粼比先前迷你级的坑坑洼洼开阔了何止千倍万倍!而且,先前一直弥漫四野的那股微微的腐植之气,一时似乎消失殆尽,清爽的感觉直袭而来,好不宜人!

一时又忆起了得之于大方之家一类零零丁丁的教诲,内有“自净”一词,以之印证这漓江源头腐殖质气味的聚散,亦足信矣!

想来天地之间,所谓的“自净”功能确也强大,即如漓江,其源头之地,确处岭南第一高峰,人迹罕至,密林覆盖,宛若仙境自不必说。但徜徉其间,云里雾里,虽言其美,那股亘古的微腐之气是驱之不散的。这腐殖质积淀厚重的地方,这微腐之气弥漫的地方,或许便是江河源头的共性?才疏学浅如我者,当然不敢妄下结论,但有一点想来不会有大错的,那便是,当这厚厚的腐植层吸足了天地之灵气,蕴涵了满满的水份,便渐渐溢而出之,先是点点滴滴,继而积成阔不盈尺的小凼,无数小凼相为响应的时候,便形成了无数的涓涓细流,便皆依着水往低处流的永恒定理一路淌去了。

还有一个看似微不足道却不应错过的关注点,也就在那看似杂乱无章的小凼或涓涓细流的侧畔,大抵零星分布着一些茵茵如许的兰花草,这是天意吧,所谓的天地之灵气, 又岂能不含括了这些幽幽的馥郁兰香?

也就在这渗透泥沙,冲涮山石的繁覆曲折的过程中,或许是生物的作用,或许是物理的作用,或许是……哦,才疏学浅如我实在也不甚了然,总之是,其源头的微腐之气,渐次消散乃至荡然无存,其先前未必清澈的源头,渐次澄清乃至晶莹剔透,并且带着一股清幽兰香,一路左右逢源,不断壮大,终于汇集成一条清澈温婉的,在奇美的喀斯特地貌的崇山峻岭中曲折前行,并且与之互为妆扮的有如锦上添花共同升华的享誉世界的漓江。